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家庭会议

时间:2018-01-13
就在那个夜晚,我有些喝高了,带着几丝醉意搂着丰满迷人的漂亮尤物璐瑶回到了飞龙厂的调料小楼,这是属于我们的两个的爱巢。
  在璐瑶温暖如春的香闺里,我紧紧搂着她的身子,在被窝里彼此温暖着身子和心灵,不知怎么的,回想想起下午的那种屈辱感和委屈感,久违了的泪水竟然湿润了我的眼眶,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感觉到一丝丝的后怕,更从中体会到璐瑶在我心目的地位和她对我愿意牺牲一切的那种一往情深和义无反顾。
  慢慢回过味儿来,我终于在脸上挤出点微笑,轻拍着怀里的大美人儿安慰她说:「璐瑶,今晚我们两个不要去想天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有一条,我绝对不能允许再让你去受委屈,哪怕是一丁点儿。」璐瑶也努力让自己显得更高兴一些,贴在我的胸脯上说:「秋,我爱你,你也不要多想了,反正今天也没被他佔了便宜去。来吧,让我们一起MakeLove吧,姐今晚好好伺候你一回,让你舒坦个够。」
  这个冬夜,璐瑶为我奉献出她所有的芬芳和柔情,直到第二天起床后,我都还是觉得有些偏偏倒倒的感觉,那是因为缺乏睡眠的缘故。
  整整一个晚上,我几乎通夜未眠地折腾她。平日里看上去多少有些温文尔雅的我,在璐瑶火辣妩媚的诱惑面前,在她那丰满诱人的玉体上面,释放出来的激情,有如火山喷发中的岩浆一样,兽性般的激情无数次地把她熔化,直到我们都有些身心疲惫。
  甚至到了下半夜,连干两三次以后鸡巴有些软答答的,我又从电视下面拿出两张黄碟,这是两盘欧美风格的一级片,里面的男人女人做爱像动物配种场!我一边赏着顶级毛片儿,一边死死将璐瑶这个在舞台上、在张有福心目中那么神气、那么高雅漂亮、风韵十足的大美人儿按在被窝里,让她屈下身子像电视里的女人那样用奶子用手,用嘴用屄还要用屁眼儿等浑身上下的每部分来伺候我,璐瑶忍辱含羞再没能抵抗住我,只能屈从于我的压力尽心尽力服侍于我,一夜透支暗无天日……。
  我正是要用这一切来证明一条,我,是她这个大美人儿绝对的主子,而她,永远是属于我的小老婆、侍妾甚至女奴!
  圣诞已经过去,还有两天就是元旦了,新的一年即将开始,所有的人们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事业上的心思淡了,而一个又一个团年的饭局慢慢展开,江陵的餐饮行业开始进入了每年一度最火爆的时期。
  由于年终送礼的需求,生命原液的需求也如井喷一样爆发出来,先是低档的品种,继而中档以至高档品种纷纷出现断货现像,好在早就作了一定的準备,绕是这样还是让雯丽忙得不亦乐乎。潘莉负责的「云凤女装世界」这一块也是好事成双,高档的时装、化妆品和箱包专卖店纷纷进驻装修,并赶在这个时候开张,由于整体营业面积不够而希望入住的商家太多,甚至带动了整个碧云天所在片区的商业地产项目。
  我却完全无暇旁顾,甚至连年终总结都没有参加,完全放手让雯丽和潘莉去分头主持,只是在会餐的时候打了个照面应应景儿,我的心思完全集中在天龙,集中在我最为看中的「升龙计划」上面来。就我看来,龙腾和云凤是两个漂亮的大翅膀,只有组合在天龙这个庞大的身躯上,才可以以一种盖世的气势如鲲鹏大鸟般一飞沖天,威震江陵乃至江南地区甚至全国医药界。
  一个崭新的计划在我的脑海中也慢慢成形。我,準备以新的身份,以新的面貌,摇身一变打入天龙的内部。不过此刻自己多少还是有些瞻前顾后的,想和自己的女人多商量一下,又想更多了解一些天龙的详情,于是我在碧潭飘雪召开了一次家庭内部会议,将大家召集到一起来商量工作,也给大家摊摊牌、交交底。
  碧潭现在是我狡兔三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窟,原来这里是龙腾贸易的办公地点,但随着雯丽的搬出和龙腾移往时代广场办公,两套跃层式的房子装修后又重新调整了一下。
  这里是一梯两户,原来做办公室的一套位于8幢1单元1号,是一、二楼的跃层,整个装修是白色为主的现代冷色调,办公家俱也是非常简洁明快。现在一楼还是维持了原来的格调,保留了会客厅,把原来的办公部门又全部打通,安放了乒乓桌等健身器材,这是按我的要求特别设计的。二楼则从原来的办公区完全改回了住家的格局,现在君红和仙娇搬进来住在这里。
  而原来做宿舍的那一套就是位于同一幢楼同单元的2号,占的是三、四层,原来预定是不同的单元,但想到还是同单元隐秘些,单元门关起来就是一家了,免得让时髦靓丽的她们在小区里走来走去太打眼了,就这样改成了同单元的两套。
  这里整个装修是带点粉色系的暖色调,显得温馨和暖,家俱也与之相配。还设计了全套的警卫和电子设备,现在月琴和春花住在三楼,而潘莉带着谢娟则住在四楼,在四楼还设计有个小的会客厅,今晚的会议就在这个温馨幽静的小客厅举行。由于是高级别的家庭会议,除了雯丽自己开车过来以外,只是安排月琴开车去接我的两个姨太太过来。
  八点左右,看看人都到齐了,我也简单把人聚了聚,就宣布会议开始了。潘莉这个小会客室本来就不大,摆放了1+2+3的沙发和茶几,在墙上挂了台等离子电视,今天人来多了以后就显得有些拥挤,不过我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个,越挤越暖和嘛。
  我坐在最大的沙发中间,右边靠着潘莉头直接枕在她的怀里,顶着她胸口软软的挺挺的奶子上,潘莉是我的亲亲二奶,有她这个高挑妩媚、才色双优的超级大美女在身边,觉得这辈子都值了,心里实在舒坦。我直接将套着灰色棉袜的双脚伸在左边坐着的漂亮的汪璐瑶「汪大腿」的丝袜粉腿上。潘莉和汪璐瑶这两大美女虽然多少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但还是无比体谅我服从于我,烘云托月地侍奉着我,这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有些暧昧起来。
  雯丽没有客气,她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也许是受我的影响,也许是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翘着二郎腿,不过那双套着黑色绒面尖头细高跟靴子的美脚儿倒是挺勾我魂儿的。
  月琴和玲玉坐在双人沙发上,君红靠着月琴旁边,挂角儿坐在沙发扶手上,一男六女,一个茶壶配六套茶具,满屋子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映衬着男才女貌,一大家子这就算到齐了呢。
  我先是简单谈了谈心中的想法,其实这个还是受上次天龙迎新宴会那个刘欣一席话的启发,与其让璐瑶这个大美女往火坑里跳,还不如由我主动去应聘天龙的司机,深入敌后直接掏敌人心窝子来得快些。
  雯丽听说我要孤身一人打入天龙,眼睛都瞪大了看着我:「白秋你个死鬼,是不是发高烧说梦话呢?你该干啥就干啥吧,想那些没用的干什么?」「雯丽,这次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一切都基本考虑好了,我想反正天龙那边认识我的就不多,再注意把髮式改一下,衣着上换换路数,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上赶着这两天準备好了可就要走了呢!」我的态度十分坚决,让雯丽觉得有些受不了。
  「那你要走多久呢?这个家,这么一大摊子,这么几个老大老二大小老婆一大家子人在这儿搁着,你说走就走,是不是就不管了呢?」雯丽肯定是不愿意我离开的,她说过只要我坐在她身边什么都不干,即使是光撒赖,她心里也舒坦。
  「时间上说不定,反正我的性格就是不干则已,干就要达到目的。天龙是块肥肉,我总要把这块肥肉吞进肚里才会罢休的。不过我想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两年什么的,总可以有个结果。」我没理会雯丽的情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按套路沉着应对。
  「白秋我可告诉你,这件事儿你爱啥啥的,想怎么就怎么吧,反正你也压根儿不想和我商量,有本事你马上走给我看。」雯丽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可能寻思直接把我放翻是不可能的,连忙安排搬救兵了。「我不管这事儿啦,白秋这死鬼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这么红火的厂子不管,反而想着去给人当司机。潘莉你们几个来评评理儿!」
  今天说是开家庭会议,其实能说上话儿的也就是我们三个人而已,其余的基本只能帮个腔凑个份子而已。潘莉不好驳雯丽的面子,只好打个圆场。「我觉得雯丽姐说得还是有道理的,白秋亲爱的,这件事儿我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啊!」
  「这件事儿不管雯丽潘莉你们两个怎么说,我既然今天提出来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说实话,即使混到现在的地步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嫩,没有完全独立,至少从人格上没有完全独立。」对于我心中的想法,我当然想利用这个机会一吐为快了。「在飞龙和龙腾,我都是靠赵志这个大哥给罩着的,当然和我们这些在座的支持和鼓励是分不开的,不过都是家里人也不用在这里客气了。」
  客气了两句,我很快转入正题:「不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外人看龙腾和云凤是火上烹油、锦上添花,我看却是危机重重、死期将近。」先吓吓她们以镇住她们:「如今是竞争的社会,没有进步就是退步,没有进步就会灭亡。如今的龙腾已经没有进步了,大家都在沾沾自喜、盲目乐观,这是极其危险的。」
  「所以,拿下天龙,上个台阶,只要过了这个坎儿,我们就活过来了!」我抛出了我的结论,如今在整个龙腾就是我说了算:「升龙计划」这块儿的盘子已经定了,我也不想再去做什么耐心细緻的思想工作了,理解了执行,不理解就先让她们理解后再执行。
  「我觉得白秋这么看问题还是有道理的,雯丽姐,咱们还是考虑考虑吧。反正白秋这个冤家人在江陵,一个电话就可以联繫上的,而且到天龙去上班的话,白天是天龙的人,晚上还不是自由身嘛。」潘莉柔声细语地劝起雯丽来,其余的女人都不敢发言,这时候也没有她们插话的份儿,只能眼巴巴看我们三个关键人物过招。
  「雯丽,你还是应该向人家潘莉学习学习,多理解我的苦衷,多支持我的工作嘛!」我边说边对着潘莉笑笑,搞好联军的关係,潘莉此时见我这样,也回应过来莞尔一笑百媚顿生,让我一下有些看癡了。
  我们两个这样明目张胆地当众勾搭调情,让雯丽的醋意一下就上来了,于是摆出甩盘子砸碗的架势,夹枪带棒地奔我家老二就去了:「白秋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人家一门心思为你考虑反而还成了你的绊脚石了,就喜欢你的那个亲亲二奶潘莉,她温柔能干,是你的贤内助,什么都顺着你,有了她你还死拉着我干什么?」
  说着雯丽站起身来起身要走,我见架势有些不对劲儿,骨辘一下爬起来,就手拉住雯丽,给旁边几个小的一个眼色,这些大美女的智商可都不弱的,毕竟是白秋家的女人嘛,各个都抢过来拉胳膊拽腿的,雯丽这下哪里还走得动路啊!
  我将雯丽搂在怀里,对着潘莉飘一个眼风儿,假装正神地问了一句:「潘莉,你老实说,这个家我是听你雯丽姐的多?还是听你的多?」
  「你去不去天龙当司机的事儿,我才懒得管呢,那是你们两口子的事情,和人家有什么相关!」潘莉假装愠怒扭过美人头儿去,没有搭理我。
  这下我有点慌了,连忙稳住阵脚,慢慢拉着雯丽坐下,温言细语地往回劝。「雯丽,这件事是我的不对,头脑发热想什么就做什么,没有预先和你好好商量一下,对不起了,我的好老婆。」
  「白秋就是这个脾气,从来都是只有他自己,没有站在雯丽这边好好考虑考虑,也没有从我们这个大家子考虑问题,真的,你这脾气该好好改改了。」一直没有说话,但这时候璐瑶站出来扔出这两句,明着是批评我,暗地里也是给雯丽个台阶下,心是向着我的。
  「雯丽,今天你虽然开的是奥迪,但档次在奥迪中是最低的,虽然我们的生命原液暂时成功了,但基础是非常薄弱的,我们其实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我开始慢慢和雯丽讲道理,这是我的长项,只要她静下心来好好听,这主动权就回到我手里了。「药业这块儿国家的监管是越来越严格的,今后门槛会很高,像我们现在的规模极其危险,如果不未雨绸缪地预先筹划,以后就只有被别人兼併的下场。作为这么一大家子人的头儿,也作为龙腾、云凤和繁花的头儿,既然是带着大家往前走,就必须要多看几步。」
  「这次出击天龙,我做了多手的準备,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必然有个好的结果。在这个时间段里,龙腾和云凤正处于上升趋势,出不了什么大的问题,何况你们随时可以通过电话联络到我,而我也可以随时过来陪在你们身边。」对于雯丽的能力我是非常清楚的,她和潘莉都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对于我的依赖很多是属于心理层面上的,乍听我要走感觉肯定不舒服,这时候只要表明心在一起她也就回过味儿来了,其实上次我到吴洲村去隐居一段时间,正是在谋划后面的脱身事宜,让她们先有个适应过程。
  「白秋,你才开始就应该把话说清楚,像你那么直愣愣的谁接受得了啊!」雯丽话虽然还比较硬,但态度开始有所缓和。「就是,雯丽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还是白秋开始没说清楚。」璐瑶添上这么一句,让我不由得多看她一眼,这个尤物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呢,真是可我的心的心头肉儿。
  趁着大家帮雯丽说话的时候,我偷偷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雯丽,这么说吧,我去天龙这段时间内,只要你来电话,随叫随到。还有,晚上我多来陪陪你,好吗?我的亲亲雯丽宝贝儿!」听到我这么一说,雯丽的脸顿时红了,轻轻打了我一拳,嗔怪道:「谁稀罕你不成?」看她那小女儿般的娇态,再不复河东狮吼的气势,让我深深体会到,女人啊,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情,一定要顺着她来啊!
  「这事儿一成,我们就把下件事儿给办了。」我边笑边说,这次声音明显放大了:「什么事儿嘛?说出来我们也听听。」月琴总算逮着时间发言了,不过,她现在在我们的熏陶下也开始学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了,这个时机掌握得非常好。
  「我们到时候就把雯丽姐给嫁出去,老大不小了,再不嫁就成了老姑娘没人要了!」我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的杀手镧,可惜才笑了一半就快变成哭了,雯丽又在我身上招呼起来,不过这次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心中的兴奋和欣喜。现在即使我到天龙去做司机,以我的能力和身家也绝对配得上她了。其实以她刚才的表现可以看出她是十分在乎我的,深怕一鬆手就再也找不回来一样。
  我们彼此戏弄了一番,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给今天的会议打了总结,这也成为下一步开展工作的指导方针。
  「雯丽全面负责龙腾和飞龙这一块儿,潘莉负责云凤这块儿。」对于这两条大家都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关键是其他人怎么安排的问题。
  「李玲玉作为云凤女装的形像代表,现在开始全面协助潘莉开展云凤的工作。」玲玉天生丽质,在着装打扮又非常喜好,而且她似乎在管理上也有一定潜力,所以这样安排下去。
  「汪璐瑶是龙腾药业的形像代表,又是飞龙厂的工会副主席和妇联主任,我看飞龙的事情你可以帮雯丽担待一些了。我的意思不是让你去管理,而是监督李铭,不出大事儿就成。」我看了看璐瑶一眼,她微笑着的漂亮妩媚的大眼睛让我都有些迷失了呢。「至于李铭那里,我会预先给他打个招呼,璐瑶你就放心好了。」
  「繁花这块儿的工作,暂时搁置一下,等我下一步思路清晰以后再行安排。」我这么一说,辜月琴和杨君红就被晾起来了,她们低头想着心事儿,见她们这样,我又补了句:「月琴和君红的工作,等我下一步安排。」
  说句心里话,和气质歌星玲玉干多了以后觉得她在床上还是有点放不开,而漂亮主持璐瑶这段时间被我搂着成日里淫媾奸屄捅嘴儿,玩她的大奶粉腿浪屁股都有些腻了。而妖艳舞孃君红和骚货妖精月琴这一对儿,不仅姿色出众、漂亮迷人,和我眉来眼去的很是会来事儿,床上更是知情识趣风骚下贱地伴我驰骋。
  考虑到才进天龙的这段时间里,地皮尚未踩熟,看着满世界的新鲜美女下不了手,肯定特别着急乾瞪眼。像我这样的男人是绝对离不开漂亮女人的,每天吃饱喝足后不拉着一两个漂亮女人干上一炮是怎么都不能甘休的,只有一个虹媛是绝对不够的。所以这次我特意把月琴和君红这两个大美人儿空出来,加上春花和仙娇两个通房俏丫头,就是想让她们随侍在身边任我兴起后淫媾泻火的,不过当雯丽的面不好明说而已。
  「反正这段时间里,大家虽然没在一起,但心在一起,所以和以前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话是这么说的,但说实话此时我的心已然飞到天龙,飞到什么黄蕊蕊、田艳艳、汪玉明和郑平莎等天龙的诸多靓女艳妇身上去了。和张有福进行巅峰对决,然后收编他所有的女人进我的胯下,只要是漂亮女人,一个都不能少,这是我杀奔天龙的原动力啊。
  「你们随时和我保持联繫,但记住,没事儿别烦我。」我斩钉截铁地说出了最后一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们握有飞龙和龙腾,如果再能驾驭住天龙,则有一飞沖天的升龙之举,到时候我们的事业如空中接力后的火箭升空,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就都有了,人生能得几回博,大家多体谅我,我也多理解大家吧。」
  「白秋,今晚你要睡几个呢?」雯丽知道今晚我意气风发后是绝对要拉女人干事的,而且可能要干得惊天动地的。「快过节了,我们今晚也整个送别宴嘛,这宴席的规格和一般的吃饭可不同呢,得有几荤几素、热菜冷拼,还要搭点什么开胃汤啊、酒水什么的,可複杂呢,咱的要求可不过分啊。」我说着俏皮话打着哈哈。
  「也是,我江雯丽在你心目中,也不过就是你常用的一道家常菜而已。」这话触动了雯丽的心思,她有些难过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明显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我想劝她留下来一起陪我,但实在有些徒劳,雯丽笑着数落我:「白秋,我们飞龙厂和龙腾公司最漂亮的女孩子都在龙腾,而龙腾最漂亮的女孩子今天晚上全在你床上呢,你不怕撑死吗?还好意思要我来凑份子。而且,今天我本来身子就没利索。」
  「那你明天该利索了吧,明天我专门来陪你好吗?」我一脸的歉意,对于雯丽我的确有些歉疚,不过这个家里,也就只有她还可以制衡于我,她是我事业和生活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安定因素,所以我是相当尊重她的意见的。
  雯丽穿起风衣往门外走去,我和潘莉送她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雯丽笑盈盈地拉住潘莉的手柔声问她:「潘莉,还生姐的气吗?」潘莉看着她有些害羞的样子,又看了看我,笑笑说:「雯丽姐,人家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了。还不是都怪那个死白秋,死冤家。」这亲亲二奶的柔声细语就像一只小爪子,挠得我的心里痒痒的,即使是她嗔怪的模样还是那么可爱那么诱惑我来着。
  看着两女各有千秋,俏丽清爽的雯丽,高挑妩媚的是潘莉,让我心生爱意无限。「雯丽,我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让潘莉当伴娘,而且洞房之夜要她一直陪着我们,我们三个今生今世不能分开的。」「美得你!」两女笑着向我扑打过来,让这个冬夜充满了温馨和爱意……。
  玲玉和璐瑶一起离开了,她们今晚应该算客人了呢。等到最后,该走的想走的都走完以后,就剩下三名绝色女郎陪我享受这春宵一刻值千金了。
  上床的三女都身着丝质性感睡裙围绕在我的身边,妖媚的「梦中情人」潘莉穿紫色睡裙、妖娆的「美腿皇后」月琴穿白色睡裙、而妖艳的「绝色尤物」姚君红穿粉红色睡裙,加上肉色长筒丝袜和崭新的黑色性感尖包头银色细金属跟繫带高跟鞋儿,都是最可我心的打扮,三女任我连搂带抱还争着送吻献媚。
  雯丽不伺候我怕什么,有的是大美女们排着队伺候呢。我让潘莉躺在床上当我的肉垫子,然后压在她的绵软粉嫩的身上,一边亲嘴咂舌头美美调情,一边将硬挺挺的大鸡巴顶在她的粉屄上,让月琴和君红一起舔我们,舔脚、舔屁股、舔背、舔鸡巴,还舔莉儿的上上下下,舔得兴起舒服了,我拉着潘莉变着各种花式以各种方式姦淫她,干得潘莉浪叫不已,还让月琴和君红在下面舔屁眼加磅助兴来着。日了一会儿潘莉的屄,鸡巴有点软了,就扯出来让月琴为我低头品咂吮含,咂硬了接着操莉儿,又软了,又扯出来换了君红吮咂助兴,这次搞硬以后日到潘莉的粉嫩小巧的屁眼儿里,潘莉一贯不喜欢我走她的旱道,但我却很喜欢操她的后庭花,操得这个超一流的大美女在床上花枝乱颤、呼天抢地地哀求淫呻,却又毫无办法任我糟蹋作践,很有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终于,在潘莉的屁眼儿深处,我一泻如注……。
  第二天清晨,我一边利用晨勃的兴致操着月琴和君红这对漂亮的长腿美女,一边把她们的工作给安排了。我计划是进入天龙安顿好以后,会在合适的地方租一套房子,为此我们新组建一个银凤保洁(淫凤)组,专门针对我和我将来租住的房间服务的。春花和仙娇担任银凤保洁员,轮流为我打扫卫生收拾家务兼做饭,而月琴和君红出任银凤保洁经理,根据我的要求为我提供无微不至的私人保洁服务。我让她们设计好银凤保洁的不锈钢胸牌并準备几套专用保洁制服,有纯情护士型、艳丽旗袍型、高雅空姐型、俏丽OL型和性感女佣型,在为我做私人保洁护理工作时挑情助兴用。
  「白秋,早就该这样了。你是我的男人,我作为你的女人,抽乾你这个死鬼,最好让你阳痿,这样,才免得让你在其他女人身上范错误。」月琴风情万千、漂亮妩媚地看了我一眼,骚爆爆这么一句,我哪里饶得了她,直耸耸就给她干进去了,干得她顿时浪叫绵绵爽翻了天,最后直接丢在她的骚屄里被她抽乾才了账!
  还没出门就觉得包袱太多、前途艰难。女人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啊,人累心也累。每週有雯丽和潘莉需要照顾,还有风骚的私人保洁经理和俏丽的保洁员们的吸收,时间、精力和慾望几乎都被她们给抽乾了,实在有些承受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