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三章 疑云惊现(上)

时间:2018-01-13
从医院出来,已是快6:00了,直奔西单。在民航营业厅前等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陈倩从里面出来了。赶紧迎上去,「陈倩,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陈倩先是一楞,等看清是侯龙涛,「我……我晚上有事。」「我知道昨天早上我有点失态,可我也不会吃了你啊,我又不是坏人。怎么说咱们也算相识一场,做不成情侣,也可以做朋友吧。」说这话的时候,都能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陈倩抬起头,「我是真的有事,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机号,咱们改天好不好?」就在这时,一辆墨绿色的嘉美里伸出一个男人的脑袋,「陈倩,好了没有,走吧。」语气中透着不满。
  「我男朋友在等我呢,改天见。」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操,连我的电话也没要,摆明了是不会主动找我了。」侯龙涛转过身,车里的那小子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个顽裤子弟。
  陈倩上了车,那小子看了她一眼,又见侯龙涛还在看他们,一边的嘴角向上一翘,拉过陈倩,和她接了个吻。嘉美开过侯龙涛身边时,还很轻蔑的瞥了他的一眼。
  侯龙涛站在那,一时之间真的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拿出手机,「文龙,吃饭了吗?」「没呢,怎么了四哥?出什么事了?」文龙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异样。「那一起吧,就门口的火锅,陪我聊会儿。」收起电话,发现自己好像浑身都没有力量一样……
  天完全黑了下来,工会大楼后面的小花园边的石台上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抽着烟聊天。这里三面环楼,形成一个大风口,是夏天饭后乘凉的好地方,可现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四哥,你也真是想不开,你现在那几个妞儿,哪个也不比陈倩差,干嘛老对她念念不忘的?有漂亮姑娘玩不就完了。」文龙把烟头弹了出去,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大爷,叫你出来是陪我说她的不是的,你她妈倒说上我了。道理不说我也明白,可又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想起她被那小子干,我就想勀人。」侯龙涛越说越生气。
  「是是是,全是她不对,她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好呢,就该为你这个七年不见,一点也不喜欢的人守身。你一叫,她就该劈开腿让你上,还她妈敢跟她男朋友吃饭,真不是东西。」文龙的声音好夸张,就像自己说的是真理一样。
  「你丫那怎么……早知道就不叫你出来了,还他妈给我添堵。」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时,四男两女正向他们这边走过来,其中一个女的穿着黑色的短皮裙,高筒皮靴,化着浓妆,也就是十六、七岁,一看就是个小太妹。两个姑娘长的也还算不错。
  「龙哥,在这干嘛呢?」其中一个男孩认出了文龙,几个人就都凑了过来。侯龙涛仔细看看,全不认的,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因为文龙平时没什么大哥架子,几个孩子立刻跟他胡扯上了。其实文龙也就认的其中的三个,另一个岁数大点的和那两个女孩他也是第一次见。
  「龙哥,这是我表哥崔翔,在鼓楼那边混的,可牛逼了。表哥,这是林文龙,龙哥。」看了一眼旁边底头不语的侯龙涛,以为就是文龙的小催呢,也就没理他。要是告诉他这就是现在势头正劲的「东星」的老闆,非把他吓死不可。
  文龙和崔翔握了一下手,算是认识了。「文龙,有烟吗?给我们发几根。」崔翔被表弟一捧,说起话来还真是挺沖的。文龙看了一眼地下的空烟盒,「刚抽完,找他要吧。」说着朝侯龙涛晃了一下头。
  「嗨,拿颗烟。」侯龙涛从眼镜的上方看了他一眼,把烟盒递了过去。崔翔给每人发了一根,就是把侯龙涛落下了,「中南海啊?凑合抽吧。」说着给那个穿皮裙的女孩点上了,还老实不客气的把剩下的揣进了自己兜里。
  「傻逼,算你丫撞到枪口上了。」文龙看见侯龙涛不爽的神情,知道又该有新的故事可以给大胖他们讲了。要想找茬打架,女人就是最好的导火索。
  「这俩姑娘是谁啊,长的不错嘛。」文龙自然是要帮他四哥把心中这口闷气出了。「刚在二、七的游戏厅认识的,带我家聊聊天去。表哥,咱们走吧。」发现文龙注意到了两个女人,怕到嘴的肥肉被他抢了,急忙就要撤。
  六个人刚要走,就听侯龙涛说:「等会儿,把烟给我留下。」崔翔还真不含糊,「干嘛啊哥们儿,不就是一盒烟吗?怎么这么小器啊?」侯龙涛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他,穿着一身职高的西服,顶多是个学校里的小痞子,在外面认识俩人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别说他就是个三流的小崽儿,就算是天王老子,现在的侯龙涛也要碰碰他,「你不小器,好啊,你们四个人,就俩姑娘,怎么分啊?我们就俩人,正好。烟你拿走,人我留下了。」
  一把把皮裙女孩拉到自己的腿上,一手直接按在了露出裙外的白嫩大腿上。「我操,你丫那……」崔翔话还没说完,就被文龙揪住了头髮,按的弯下了腰。
  侯龙涛推开女孩,照着他的脸就是一脚。「啊!」崔翔惨叫一声,本来抓着文龙双腕的手,痛苦的捂到脸上。紧接着肚子上又被狠踹了几下,再也站不住了,跪倒在地。
  两个小太妹见有人为她们动手,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既不劝阻,也没有逃走。剩下的三个孩子先是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傻了,等回过味来,赶快上去解劝。
  「你妈逼,一边待着去。」文龙一瞪眼,三个人就不敢再近前了。「你操?你要操谁啊?我操你妈,傻逼。老子今天心情正不好,算让你丫赶上了。」侯龙涛边打边骂,要把对陈倩的不满全发洩在这个倒霉蛋身上。
  那个表弟看着表哥被打的口鼻流血,实在忍不住了,「龙哥,龙哥,您饶了我表哥吧。」「别问我,问我四哥去。」「这……」「我四哥,侯龙涛,没听说过?」
  「啊!?」小孩被吓的够呛,「涛哥,求求您了,别打了。」侯龙涛也打的有点烦了,冲着那两个女孩问:「你们跟谁走?」皮裙女孩骚浪的一笑,「当然是跟涛哥和龙哥走了。」
  两人停止了殴打,走向女孩,侯龙涛回过头来,指着正急喘着的崔翔,「孙子,别再让我看见你小丫那,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说完,一人搂着一个女孩就走。
  在燕京饭店开了两间房,一进电梯,侯龙涛的手就伸进了女孩的裙里,在她的小穴里又抠又挖,弄的女孩娇喘连连。等进了房间,更是二话不说,戴上套子,把女孩按在墙上,撩起她的裙子就从后操了进去。
  也真苦了这个女孩,乳房快要被捏爆了,小穴刚被干的到了一次高潮,屁眼就在毫无润滑的情况下被开了苞。女孩闷哼一声,痛得眼泪直流,浑身颤抖,肛门夹得更紧了,「啊……疼死了……涛哥……求你了……别操了啊……」
  侯龙涛本来就对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没什么好感,现在又是一肚子的邪火,不可能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一手按住女孩的头,一手猛抠着她的阴户,抽插的力量更大了,「骚逼,我让你浪啊,好好的追你你不干,非得我这么搞你你才爽,是不是啊?今儿我不操死你,我就不姓侯。」
  女孩本想藉着陪大哥睡一晚,要是能把他伺候的爽了,说不定能一夜变凤凰呢。就算不能,以后也能在那些小流氓面前有的炫耀。怎么也想不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逼缝被玩的又酥又麻,说不出的舒爽,屁眼却被干的疼痛无比,还被没来由的臭骂。
  「涛哥……啊……我……不明白……啊……你说什么……啊……疼啊……求你……操我的小穴吧……别再搞屁眼了……」女孩现在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闭嘴,贱货,现在是我玩你,轮不到你选。你的小屁眼还真紧啊。」侯龙涛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忙转移话题。
  把女孩扒了个精光,扔上床又干了半个小时,才算结束。侯龙涛坐在床边,拿出新买的烟,女孩从后面抱住他,给他点上,伸出舌头在他耳后舔了一下,「涛哥,咱们睡吧,人家被你弄的好累。」
  侯龙涛一抖肩膀,把女孩晃到了一边,「你在这过夜吧,明天中午12:00之前把房退了就行了。」说完就穿好衣服,叫上隔壁也已完事了的文龙,离开了燕京饭店。
  「心情好点没有?」文龙缩了一下脖子。走在灯火阑珊的长安街旁,晚风吹来,已是寒意渐浓了。「哼,」侯龙涛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她迟早是我的,人挡我杀人,鬼挡我杀鬼。」……
  接下来的几天里,侯龙涛一直被他的几个女人缠着,没时间找陈倩。星期六一大早,被薛诺拉着去香山赏红叶。看着满山的红叶,呼吸着比市区清新很多的空气,侯龙涛却没什么高兴的感觉。
  侯龙涛是最不喜欢回归大自然的,讨厌美国的一个原因就是那太荒凉,他就爱在被钢筋水泥包围的大都市里,呼吸充满汽油味污染过的空气。要不是为了陪可爱的薛诺,他是打死也不会来郊游的。
  到了半山腰一处树木环绕,不见人迹的所在,侯龙涛从后面抱住美少女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诺诺,例假结束了吗?」「嗯,前天就完了。涛哥,你看那边,多漂亮啊。」薛诺指着不远处一片半红半黄的枫林兴高采烈的说。
  侯龙涛现在可没心情观赏风景,将女孩的耳垂纳入嘴里,「不用看,再美也美不过我的好诺诺。一个星期没跟你亲热过了,想不想我?」薛诺把身子向后靠着,「当然想了,天天都梦到你呢。」
  抱着女孩的胳膊紧了紧,「小美人,我今天好好疼你一次,好不好?」「好。」少女侧过头,用黑亮的头髮蹭着爱人的颧骨。得到了许可,侯龙涛伸手就要去解女孩的仔裤。
  刚碰到了皮带扣,手就被薛诺拉住了,「涛哥,你讨厌啊,干什么嘛?」「怎么了?你不是说好吗?」侯龙涛一边舔着女孩白嫩的脖子,一边用另一手再次进攻,结果又被拉住了。
  「那也不能在这啊,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我不要嘛。」薛诺撒娇的摇着身子。「好好好,不要就不要,那让我摸摸行吗?我好想你。」薛诺拗不过他,自己也很渴望爱人的爱抚,也就妥协了,「那……那只许摸摸啊,可不能脱我的裤子。」
  女孩的上衣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一只火热的大手盖在她雪白的小腹上,一根手指轻挠着她的肚脐儿,「嗯……涛哥……痒……」虽然双手还拉在男人的手腕上,却一点力量也没有。
  侯龙涛拉开薛诺仔裤的拉链,隔着棉制的小内裤,沿柔软阴唇的轮廓画着圆,每次到达阴核的部位时就稍稍用力的向下一按,「啊……嗯……涛哥……吻我……」女孩说着就伸出嫩红色的香舌,扭头送入爱人的嘴里。
  薛诺已经完全动情了,鼻子中不断发出「嗯嗯」的娇哼,爱液也流了出来,浸湿了内裤。主动的拉着男人的手探入自己的胸罩和内裤中,小屁股也难奈的左右摇摆起来。
  右手大拇指压在硬硬的阴核上揉转,食指插入小肉孔中刮着正在不断缩紧的阴道壁,左手在正好可以一手掌握的乳房上轻捏重揉,时不时的轻弹一下挺立的乳尖,把美少女弄的浑身舒爽,只想永远这样下去。
  「涛哥……唔……好喜欢你……你抚摸我……啊……」薛诺微合着双眸,在侯龙涛的耳边表达着对他的爱意。「诺诺,你真可爱。」这一刻,他的心里没有一点别人的位置,就是陈倩也钻不进来,只有对怀中少女的深情。
  「啊!」点滴的快感终于积累到了极限,电流蹿过女孩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把她带上了巫山之颠。把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少女转过身来,将还粘着淫水的手指竖到她面前,又放进自己嘴里,夸张的吮了一下,「诺诺的爱液味道真好。」
  薛诺晕红的小脸用力的在男人的胸膛上磨擦,就像要真的钻进去一样,「涛哥,你好坏,就会欺负我。」抚着小美人的柔髮,真是难以言表的爱怜,「不喜欢我欺负你吗?」「你坏,你坏。」抱着侯龙涛的双臂更紧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人声,薛诺一惊,赶快把衣物整理好,拉着侯龙涛离开了那片树林。虽然侯龙涛的老二还硬的发疼,可只要心爱的姑娘得到了满足,自己忍忍也无妨啊。
  两人在山上转了一上午,到了11:00多的时候,薛诺终于提出要回城了。侯龙涛早就走烦了,「你想去哪吃饭啊?」「不是早就说好了嘛,去找我妈,让你见见我未来的后爹啊。」「对对,我怎么给忘了。」两天前薛诺打电话来说这事的时候,正在享受月玲的口交,根本没往心里去。
  在这之前,侯龙涛听薛诺说起她母亲居然也是开网吧的,就单找了何莉萍几次,想和她搞联营。但何莉萍总是犹豫不决,说是有别的打算,又不讲清楚。可侯龙涛还没死心,正好今天再做一次努力……